w1书屋 > 都市小说 > H短篇(简/繁) > 青春无悔(繁体)
    我一人走在街上,擦肩而过的全是甜蜜的情侣,心里一阵难过真的很想哭,但在街上哭太丢人了。
    我计划已久的情人节就因为哲迟到了而我小小地板了下脸色,他就扔下我了,真的好莫名其妙,明明错的人不是我。
    二月的天气冷得刺骨,我手脚冰凉又饿着肚子,索性走进一家咖啡馆,服务生见我一个人便说,买了带走的话去另一边排队快些。
    其实我想坐一会,尽量慢地喝一杯热咖啡,但望了望爆满的咖啡馆,根本没有座位了,何况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怎样都是突兀的。
    好想有个人陪我。不管是谁,至少让我别像现在这样落魄。点了一杯卡布其诺,咖啡很少,一大半是奶油,其实我更喜欢喝美式咖啡,但和哲在一起为了表现出甜美女生的模样,我一次次地点了卡布其诺,到现在已经成了脱口而出的习惯。
    有咖啡暖手的确舒服些,我拿出手机,没有任何来电信息,点了下通讯本,一个个人名查下去。大部分是同班同学的号码,纯粹象征性地储存着,我的好朋友不多不少,正好一只手,其中三个今晚都有约会,一个从不过这样的节日宁愿在家看sj的视频,还有一个每晚都要练钢琴。
    啊……没人了吧。我吸了吸鼻子,随之灌进肺部的全是冰凉的空气。太孤单了,其实我没有混得这麽差的样子,但现在真的好寂寞。
    突然一条信息映入眼帘,我微微皱眉,是哲最好的朋友——佳乐。点开信息,简短的五个字,情人节快乐。
    他和哲那麽要好,应该第一时间知道我今天被那个混蛋丢在大马路上,还祝我快乐,什麽意思。我想也不想地拨通他的电话。
    耳边传来他略低的声音,我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说什麽,到最後沮丧地开口,“他没和我在一起。”
    “噢,是麽。”
    他波澜不惊的语气让我颇有怨气,但又不好发作,毕竟他是我男朋友的好朋友。
    突然佳乐问了句,“你在哪?”
    我环顾四周,闷闷地答,“在南广场附近随便走走。”
    “欸?真巧,我也在这。要不你在麦当劳门口等我,我很快就到。”
    鬼使神差地,我竟然真的等在了麦当劳门口,没一会肩膀被人拍了拍,我侧头一看,佳乐帅气地对着我笑。
    其实我并非通过哲才认识佳乐,他曾经是我的邻居,属於擡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那时候我对佳乐还有过懵懂的好感,不过他在这方面太粗线条,根本没把我当女孩子看。进了高中後,我很快就谈了恋爱,有一次和哲出去约会碰到佳乐,才知道他们两个是死党。
    哲和佳乐在学校里都有着超高的人气,我们这些女生经常将他们从头发比较到脚趾,结论佳乐长得更帅一些,但哲的综合分数高,因为他家里很有钱。
    今天佳乐穿着厚厚的紫色羽绒服,一条蓝黑牛仔裤,一双他经常穿的跑鞋,头上顶着黑黄相间的棒球帽,比起一身黑的我亮眼许多。他将手中包装得极其简单的一朵红玫瑰塞给我。
    “这个送你。”
    我有些受宠若惊地看他,虽然我有期待今天收到玫瑰,但没想到送的对象不是哲。佳乐抿了抿唇解释,“我们班上一群人都在这里卖花,给詹洁筹点钱。我卖得挺快的,就剩下这一支了,原本我可以搞一大束逗你开心喔。”
    我咧了咧嘴,原来如此。佳乐班上的同学詹洁患有白血病,那时整个学校都募捐过,不过还是他们班最积极,持之以恒到现在。
    “走吧,反正我今天的任务也完成了。”佳乐四处望望,帅气地插着裤子口袋踮了踮脚。
    我和他并肩走在街上,俨然像对情侣,然而两人基本沈默着。我的肩膀和他的手臂始终隔着一定的距离,只有在让路人的时候不小心地擦过,有一次我没站稳,他索性搂住了我。
    这样会不会太奇怪了。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就像第一次站在哲的身边一样莫名地不自在、莫名地紧张。
    “你饿吗?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他打破若有似无的尴尬提议,我立即点头说好,已经八点多了,我真的饿得肚子绞痛。
    两人去了烧烤店,情人节来这种地方的人不多,更何况时间也晚了些,我和佳乐坐在空荡荡的店里反而觉得很不错,兴致勃勃地点了一大堆菜。
    “明明这麽爱吃肉却还这麽瘦,你的肉都长到哪里去了?”佳乐托着脑袋,惬意地斜着身体趴坐在餐桌前。
    我是个肉食主义,百分百的无肉不欢,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对他不在意地吐了吐舌头,“长在该长的地方啊。”
    他狭长的眼眸往我胸前一扫,我才恍然发现自己说了一句很暧昧的话,羞恼地瞪他一眼,他却开怀地笑了。他转而看向酒单,“喝酒吧?我想喝点。”
    就这样我和他一块烤肉一口啤酒,实在大快朵颐。我瞧着佳乐白皙的脸庞浮现酒色,真是很性感的一抹酡色,不禁咽了咽口水。
    这样的帅哥,却不是我的男朋友,明明我认识他很久,明明他一直就在那里,真奇怪。
    佳乐呼了口气也看向我,略有嘲笑意味地说道,“今天你好安静,平时你吐起苦水,我总会在心里哀嚎,为什麽你非要找我吐槽,而且反反复复都是那几句话。”
    我眨了眨眼,脑子顿时一团浆糊,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地喊,“我有嘛?!”
    “有啊”佳乐又抿了一口啤酒,淡淡地补充,“开口闭口都是哲,真的好烦。”
    我怔住,为什麽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没有找佳乐诉苦过呢,虽然我对哲是有很多抱怨,但我没可能拽着佳乐呀。
    这时佳乐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半真半假地叹了句,“真是个笨蛋。”
    我莫名地点头,竟没有顶嘴和计较。又过了一小时,我和佳乐东倒西歪地走出烤肉店,我突然想起他送我的那朵玫瑰还留在餐桌上,想回去拿却被佳乐一把拉住,我一个踉跄跌进他的怀里。
    他像抱着玩具熊一样抱着我,高大的他下巴抵着我的头顶,我已经滚烫的耳朵只听得见羽绒服和呢绒大衣相互摩擦的声响。
    许久头顶上飘来一句话,“是不是该早点这样抱着你……”
    我皱起稀里糊涂的眉头,总觉得从刚才到现在佳乐一直怪怪的,轻轻地推他,他转而抓起我的手握紧,“这里离我家很近,要不要看看你以前的家?真的没什麽变化。”
    他顿了顿又说,“不知道那家店还开着麽,你最爱吃的土耳其软糖还有卖喔。”
    我一楞,随他一起奔跑,我的确很爱吃那家店的土耳其软糖,但那是我搬家之前的事了。没一会我和他气喘吁吁地站在一片漆黑的店铺前,我看了看营业时间从早上九点半到晚上九点半,又瞥了眼手机,十点刚过五分钟。
    很晚了,我该回家了,虽然今天过得和原本计划的完全不同,但和佳乐一起吃了顿饭,我心里有股言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可能我一时觉得喜欢哲很累,真的累了吧,才会产生这些那些奇怪的情绪。我扶了扶额头,刚擡头想对佳乐说谢谢,他却低头吻住我。
    他的唇贴住我的那一瞬,一股电流划过我的全身,将我脑子一下抽空,以至於我跟着佳乐去了他家都混混沌沌。当他打开客厅的落地灯,我才稍稍清醒。然而想走不再容易,佳乐很快抱住我再次亲吻我,我东躲西闪,心里慌慌的,脑子里有个念头,我这是在偷情麽。
    对象还是哲的好朋友,太过分了吧……我推着佳乐轻喊不要,佳乐停下动作,那双漂亮的眼睛凝着我,他很认真地开了口,“和我在一起吧,你和哲在一起就没开心过,不是吗?”
    胸口像被人冷不防地捶了一下,闷闷的。佳乐见我没有反驳,拉起我走向沙发,我被他压倒在沙发上,想起来他却死死地箍住我,耳垂被他轻咬了一口,我一个哆嗦,他轻轻笑出声,又直直地看向我,“做一个决定有这麽困难麽?从现在起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我木木地望着佳乐,其实没有所谓的决定,主动权从不在我手里。我和哲在一起一直提心吊胆的人是我,害怕分手的人是我,哪怕我已经很努力,也完全不像原本的自己。
    如果我的男朋友是佳乐……至少他不会像哲一样在这麽重要的日子丢下我一个人。若真的要说决定,那就是我要不要和佳乐上床,这种事做了就很难再回头了。
    当佳乐脱我衣服的时候,我没有挣紮,我一直盯着他帅气的脸庞,直到他埋头亲吻我的乳房我才倒抽一口气,抱紧他的头牢牢地抓着他的头发。我该不该推开他,现在还来得及,我却一点都拿不定主意。
    他的手钻进我的腿间,在那里胡乱地抚摸,坚硬的指甲时不时擦过我脆弱的敏感地,有根手指还往里探了进去,我感到微微的疼,一阵抖瑟,他突然停下动作,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原来你……”
    佳乐没有说下去,但迅速地脱掉他自己的衣服,我看到他那根昂然挺立的东西时心里的慌张彻底泛滥,这样的做爱太突然了,我毫无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