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堇很少打量陈笙的房间,今天她才发现,陈笙房间里那个小书架上,一半都是她带来的书,还都是一些腻歪的言情和少女漫画。
    她还发现,在陈笙的床上,有两个枕头。
    谢堇以前很黏陈笙,写作业、看漫画、看电影都喜欢在陈笙的房间,小一点的时候,也常睡在他的房间,后来她干脆把自己的枕头带来了。
    不过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陈笙现在还留着这个枕头。
    她很自然地坐到了床边,陈笙关上门之后就站在门口。
    谢堇瞄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顿时有点心虚。
    她发现,好像每次她看向他的时候,都能看到他也在注视着自己。而这样的感觉,似乎……还挺好?
    谢堇垂着脚勾拖鞋玩,漫不经心地说:“你知不知道,我生气了。”
    陈笙神色没变,只是眸子深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知道。”
    “那……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他还是一副沉着的样子:“为什么生气了?”
    谢堇觉得有点难开口。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你坐过来。”
    他走过来的时候,谢堇闻到了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头有点晕,忍不住皱眉:“你换沐浴露了?”
    他没想到话题转换得这么快,愣了一下才回答:“嗯,刚刚下去买的。”
    谢堇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你下次换个香味。”
    陈笙目光柔和了很多:“好。”
    “不,你从明天开始就不要用了,明天就买新的。”
    “嗯,好。”
    两个人好像还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说,但是,又好像说什么都很奇怪。
    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谢堇面向陈笙,盘腿坐在床上,神情依旧严肃:“我有很重要的话要问你。”
    他侧了侧头:“你说。”
    她呼了一口气:“你上次,为什么亲我?”
    在她声音落下的时候,陈笙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突然增大。
    为什么亲她?不为什么啊,觉得她很可爱,觉得她亲起来应该很甜,觉得自己受不了这样的疏离,觉得自己应该与她更加亲近才对。
    为什么?因为喜欢啊。
    见他不说话,她有点生气:“你说话啊。”
    他低下头:“对不起。”
    他垂头的样子看上去像只金毛,谢堇心软了,嘟囔:“谁要听你道歉啊。”
    他不说话,那她就瞎猜了:“你是不是,想要谈恋爱了,就随便找了个人试手?然后正好找了我?”
    他慌张抬头:“不是。不是的。”
    谢堇挑眉:“那是为什么?”
    陈笙有些烦躁,伸手抓了抓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