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书屋 > 都市小说 > 肌肤饥渴(H) > 第四章他的床被继兄摁着小pi股插开子宫口内
    深色调的极简现代风格大房里,只亮着光线柔和的几盏床头夜灯,昏黄的灯光晕开来,气氛迷离。
    铺着黑色床单的大床上,被情欲所吞噬的女孩雪白的肌肤全都染成了暧昧的粉色,原本在胸间堆着的湿透的小吊带已经被扯掉扔在了床边的地毯上,此刻她整个人全身光溜溜地躺在被铺柔软的褶皱里,跟大床的深色形成强烈对比。
    “唔……蒋言……阿……言……啊呼……好涨……不要了……”她仰面枕在自己散开的长卷发上,摇着头娇叫着蒋言的名字,半阖的眼眸里水光多得快要溢出来,红红肿肿的小嘴微张,紊乱地呼吸着,全身都是软的。叶陶双手无力地揪着耳边的床单,光裸的背陷在床里,小腰下面被垫了一个枕头迫使她的小屁股被抬得高高的,双腿还松松地挂在蒋言的腰上,无力反抗地大张着,任腿间那张窄小的嘴被男孩三根手指塞得满满的,穴口的皮肤撑得几乎透明,不时哆嗦着收紧一下。
    “娇气鬼,”跪在女孩腿间的蒋言听见她嘴里哼哼像奶猫一样叫声,忍不住俯身单手捧起她的脸,用鼻尖磨着她的翘挺的小鼻尖,张开薄唇含住她咿咿呀呀个不停的小嘴,跟她甜吻起来。
    然而蒋言的可怕就在于就算他嘴上吻得再温柔,心里再怜惜,决定要做的事情还是不会被改变。男孩的三根手指依然在留在女孩体内浅浅地抽插着,怕碰到那薄膜弄痛她,于是避开那张薄膜四处抠挖,大拇指一边在穴口打圈放松这紧绷的小嘴,再去碾一碾上方的豆豆,不时用中指穿过膜上那个小口,去刮一刮最里面那张圆圆的小嘴,弄的叶陶只能呜咽着咬住他的唇瓣又颤抖着吐出湿哒哒一大股爱液,把身下的枕头都染得深一块浅一块的。
    见女孩差不多扩张好了,按捺已久的蒋言最终不想再等了,他把手指从她的小穴里撤出来,却感觉里面层层叠叠的花壁争先恐后地挤过来咬住了自己,“陶陶,你咬得太紧了,松一松。”手腕一用力,终于将手指从她紧紧缚住自己的幽径里把拔了出来,在小穴的吸力之下,离开穴口的瞬间还发出了“啵”的一声拔出来的声响。
    听到这个色情的声音,蒋言轻笑出声,亲了亲她的小嘴,“就这么舍不得?”羞得女孩咬了他调戏自己的坏嘴一口,然后脸一偏,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避开他的回攻。蒋言直起身,收回刚从她身体里抽出来的手,却发现手指已经被女孩染得水淋淋的,在灯光的照射下泛起一层暧昧的光晕,被裤子束缚住的肉棒不由地又狠狠地跳动了一下,他胡乱地把手指在裤腿上擦了一下,动手把已经被两人的体液染得湿腻不堪的裤子脱下。
    穴里的手指抽出来之后,女孩的被强行撑大的小穴迅速抽搐着往回缩,只留下一个小小的洞,但是没有了塞入的东西,小嘴快速一张一合之间花壁颤抖着互相挤压,让花穴里升腾起一股空虚感扩散到了整个下腹。女孩忍不住闭着眼嗯嗯,身上难耐地在床上轻蹭起来,胸前的小兔子跟着一颤一颤地跳动,双腿也不自觉地收紧,夹住男孩在他身上蹭。
    褪下的裤子被快速地踢到床下,蒋言一手撑到了女孩的耳边,掰过她捂脸的手,展开她的青葱般手指,跟她十指紧扣,然后低头咬上她颤抖的小奶头,一串碎吻从她的颈窝吻到耳边,含过她的小耳朵,吻上她的唇,“陶陶,看着我。”女孩浓密卷翘的睫毛一颤,睁开了双眼,就看见男孩近在咫尺的双眸,深情和欲望在里面翻滚着,仿佛要将她吸入。迷离之中感受着男孩的身体分开自己的双腿压了下来,男体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硬实肌肉隔着他温热的皮肤紧紧地贴住自己的身体,紧接着一个滚烫的大块头就抵住了自己的花穴口,甚至完全封住了自己整个花户。
    蒋言虽然才17岁,但是身高已有184cm,胯间肉棒又粗又长地从毛丛里探出来,两个饱满的阴囊蓄满精液涨卜卜地坠着,粗大的棒身上张牙舞爪地盘结着纵横的血管,格外硕大的龟头被铃口吐出的黏湿前精染得亮晶晶的,此刻正紧紧地抵在女孩湿哒哒的花户,被男孩用一手操纵着从花蒂到穴口来回地蹭着,感到紧贴的那张小嘴一张一合地咬着自己的龟头不让它离开,他用手指轻轻分开那张小小的嘴,身体轻轻一送,龟头就被那张湿热的小嘴卡住。
    “唔……啊……蒋……蒋言……太大了……啊……不行……”叶陶的视线全然被紧紧压着自己的男孩挡住,根本看不见自己身下发生的事情,只能感受着那个滚烫的大家伙先是在自己的花户上来回滑动,自己舒服极了,但是突然间就往前一送陷进了自己连自慰的时候都没能插进的小嘴,她感到害怕,这很明显比蒋言刚刚的三只手指还要粗得多。
    “陶陶……嗯……放松一点,”紧窄的小嘴就这样浅浅地含着自己,大力收缩,蒋言觉得自己的头皮都紧了,叼起女孩的小耳垂,用大舌在她的耳窝和颈侧又刮又舔地吻着,紊乱的鼻息和充满磁性的低吟就这样全部钻进了女孩的耳朵里,让她下腰又是一软,小穴跟着一松,在垫高的枕头里陷得更深,空着的手不知不觉就环上了他宽阔的背,小屁股忍不住自己小小地摇了起来。
    感觉那张小嘴放松了,软软地吮着自己一张一翕的铃口,蒋言再也忍不住,腰上一沉就大力压了进去。
    “啊……嗯……痛……啊……呼……”
    大龟头大力地推进了一半,女孩身下的那张小嘴整个跟着被顶了进去,穴口四周的皮肤被粗大的龟头撑得薄薄的几乎透明,一瞬间让她产生自己要仿佛要裂开的错觉,但是充分扩张过得小嘴还是委委屈屈地吃下了这个烫烫的大家伙,而且穴口布满神经的皮肤被龟棱一刮,让她全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穴里又涌出一股爱液。